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仙居房屋出租 >> 正文

【江南】木石抄(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话说王熙凤弄权铁槛寺,与那馒头庵的净虚老尼,狼狈为奸,不但葬送了张财主女儿与备守公子的性命,还染指不义之财。

小尼姑智能儿散步于水月庵的幽径上,见前面有一画轴遗落于此。上前打开一看,不堪入目的男女交欢的春宫之图。上面还留有一首诗:

月华流水影映窗,

茵露萧声红烛亮。

遥看广寒桂花香,

良宵不度情未殇。

“真是个牢坑,”智能儿想把此画焚烧了,可是见那诗还算有点意思就把诗留下,把画焚烧了。

智能儿看了画后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寐。于是,在青灯下抄《金刚经》。

第二天一个香客来到庵内,他长得风流,偏偏白衫儿。不去道观不去寺庙偏偏到尼姑庵来作甚。

一群小尼姑围着他,原来是在抢折扇。智能儿不屑的要走,此时,一把折扇落在她的面前。

“要这些个劳什子有什么用?”智能儿正要走。

“小尼姑,且留步。”这位公子走到智能儿的面前,“你不喜欢么?留作纪念吧。”公子拾起折扇递给智能儿。

“我不要,不干不净。”

“是扇不干净,还是人不干净,还是这庵不干净。”

“休得胡言,公子请自重。”

“我叫陈采法,远近闻名的秀才。”

“百闻不如一见!”智能儿收下了折扇。

折扇上是数颗红豆,题一诗:

发愿一红豆,

来年数箕斗。

想见红颜眸,

为伊人消瘦。

此时,智能儿把折扇撕了,“这诗我可记下了。”说着脸红的走了。

“佳人再难得,”陈采法眉开眼笑,“有戏,有戏。”

不日,智能儿到荣国府。

“智能儿!”此时,秦钟和宝玉二人正遇到智能儿。“好个尼姑不在庵内清修反倒喜欢上了滚滚红尘。”

“宝二爷你不知,我是来送佛串的。”说着把一串檀香木手串递给宝玉,“可是好东西,师傅让送到府内,给老太太的。”

“老祖宗才不稀罕这些个东西,不如送给我吧!”宝玉拿着手串甚是喜欢。

“那我怎么交代?”

“我回老祖宗让她赏给我了。”

“智能儿你随我们一起到园里来玩玩吧。”秦钟递了一个眼色给宝玉。

“敢情好,智能儿你不要回老太太了,随我们一起玩吧。”宝玉已知秦钟的心意,想来随了他的心。

“你们哥俩去玩耍吧,我还要到惜春姑娘那”智能儿羞赧的说道。

“罢了,今天且放过你,”宝玉说道,此时,秦钟不悦,失落感顿上眉梢。

“二爷可知那断袖之癖的由来?”此时打消了对智能儿的心情,说起了歪理邪说。

“有何典故,不妨说来。”

“西汉有个哀帝,一天和董贤和衣而睡,哀帝醒来,见袖子被董贤压在身子底下,自己又有事,不能待他醒来,为了不惊醒睡着的董贤,哀帝拿起佩剑将袖子割断。于是,就有了断袖之癖之说。”秦钟看着宝玉听得很入迷的神情。

“男女之情也不过如此。”宝玉呆呆地说道,“秦钟你会剪掉自己的袖子吗?”

“那要看谁了!”

“坏小子,给我讲这样奇怪的故事,准没好心思。”说着两个人打闹起来。

此时,林黛玉正好经过,看到这场景不禁失笑。

“这哥俩到底是哪辈子修来的缘分,而且都生得一副好模样,真是标致!”

翌日,秦钟和宝玉下了课,在怡红院的院子里品茗,此时,智能儿也到院子里来玩。

“秦钟你让她,倒杯茶来吃。”宝玉唆使道。

“非到我叫她来倒你才开心?”秦钟不依。

“莫道你不是对她有心,你叫她自然是有意的。”宝玉说到此,秦钟面红耳赤。

“智能儿,给宝二爷倒杯茶吃。”秦钟说道。

而智能儿不明事由反正就是倒杯茶。

“这是我的茶,”秦钟和宝玉抢一杯茶吃。看得智能儿一阵笑。

“难道我的手上抹了蜜不是,连杯茶也要抢。”

不日,宝玉和秦钟来到宁国府。

“姐姐身子可好?”秦钟和宝玉来到秦可卿的闺房。见此景不禁泪下。

“宝叔叔,秦家势单力薄,可怜了我的这兄弟,无亲无故,正因为有了我这个姐姐,才得和你作伴左右,只怕我来日不多,往后还请你多多照顾。”

“侄媳妇你不用多虑,秦钟与我交好,对他我也会像对待你一样,不差分毫。”宝玉泣不成声。

“宝叔叔你不必这样,你伤心,姐姐心里也不会好过。”秦钟安慰道。

退出,宝玉和秦钟随从茗烟三人去到水月庵为秦可卿祈福。

“说来也巧,怎么的就到了水月庵了!”秦钟说道。

“是心里想的不是那般吧!”宝玉看出了他眼神里的喜悦,因为智能儿就在庵内。

“你难道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已经猜到了几分。”此时,智能儿出来了。秦钟一时忘了神,看着智能儿,眼里放光。

“走啦,还要上香呢!”宝玉拉着呆立着的秦钟。

上完香,宝玉和秦钟来到厢房。两人因为暑热就退去衣衫在榻上双双睡下。

宝玉做了一个梦。

也就是警幻仙宫那断续梦。

“我是可卿的胞弟。”这个自称是可卿胞弟叫可清的,长得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怯怯羞羞的有些女儿之态。

“天底下有如此美俊之人,莫不是神?”

“公子你有所不知,这哪关乎神和人,都是女娲娘娘的水土之情罢了。”

“那女娲娘娘当初也是偏心的,何故人有百面。”

“真是个蠢物。”可清说着奏了一曲《下水船》

仙乐起,空灵非同一般,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只见仙宫中的百花因曲开放,朵朵争艳。

“姐姐让你行云雨之事我且开启你的龙阳之好。”说着,可清在仙池退去衣物,光洁的肌肤,连那花也失色,宝玉看呆了,向前漫步,不小心跌倒。

此时,宝玉也醒了,从榻上摔下,不觉自己的阳物坚挺非凡。

“宝玉你怎么了,”秦钟看到宝玉脸上绯红一片。

“你是可清么!”宝玉果真把秦钟当可清了。

“姐姐吗?”

“算了!”不过见到秦钟醒来时的那般可人不觉心里又一喜,到底和他睡在一起的是秦钟。

“我们溜进智能儿的禅房看看。”两个人穿上衣服便自去。

“你看有一把折扇。”宝玉拿起折扇看了上面的诗。“云空未必空啊。”此时,秦钟很不高兴。

秦钟和宝玉离开水月庵,不在话下。

秦可卿死后出殡在水月庵。

谁想秦钟趁黑晚无人,来寻智能儿。黑灯瞎火干起了那苟且之事,这里刚才入港,说时迟,那时快,猛然间一个人从身后冒冒失失的按住,也不出声。原来是宝玉。秦钟笑道:“好哥哥,你只别嚷,你要怎么着都使得。”

宝玉笑道:“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睡下,再细细的算帐。”

话说,宝玉和秦钟一处。

倒是这红烛亮得很直晃人的眼。

“秦钟,你来帮我梳头,袭人今天不侍寝。”宝玉说道。

“哥哥,且忘了那事吧。再不敢下次了!”秦钟一脸的羞涩。

“我还没问起你到先提起来了,你说,你可知罪,白白枉费我对你的一片心。”

“好哥哥,我也是情不自禁,犯下这等错事。”

“何错之有,说来听听。”

“她是尼姑,我是一介穷儒,不为世人接受。”

“混话,只要有情那就是可以的。”

“果真?”

“连断袖之癖都可以那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哥哥,那是我一时忘情说的混账话,你且不可轻信。”

“秦钟,你错了。”此时,宝玉的手握住秦钟的手,“古有龙阳君,今有痴钟秦,圣贤少启齿,愚人表寸心。”

此时,秦钟明白了宝玉的心。

于是,秦钟把一块冷帕置于宝玉的脸上,当彼此的嘴唇靠近,那温润的呼吸,顿时融化了两颗心。

秦钟和智能儿苟且缱绻,有失检点,偶感风寒,回家后便咳嗽,饮食懒进,大有不胜之态,只在家中调养,不能上学。不日便死去。

(你说还能写些什么,说他们做爱,伤大雅,不过鄙人对于基友的那点事也是了然心中,只是不便大写特写。罢了,不想因为伤风的画面污了文字。我想关于这篇《木石抄》,也是基于曹公的那点“三思后行”,写人人心中有,道人人笔下无,这种斟酌让小说变得更干净更耐读。不过,因为社会的开明程度也让文字变得拘束,所以后人对那句“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睡下,再细细的算帐!”之后产生的遐想是越来越有文章,你说是儿戏之话,今人可不是作者可以随便糊弄过去的,如果曹公在的话,他的读者的追问或许会更千奇百怪。)

2016.5.11晴于寒舍

得了癫痫容易复发吗
中药中治癫痫的偏方
昆明看癫痫重点医院那家好

友情链接:

肚里泪下网 | 护理个案查房 | 温州中瑞公园大地 | 雀巢婴儿米粉 | 孩子斜视怎么办 | 基金经理助理 | 广州番禺钟村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