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基金经理助理 >> 正文

【酒家-小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对你的爱,如一根风长的藤蔓,紧紧的缠绕在你如树一样挺拔的身躯上面,内心充满了缠绵与依恋。

1

笛儿知道,与夏天的分手,转身时,没有华丽,没有优美的姿态,有的只是满身心的忧伤。二十一岁就做了夏天新娘的笛儿,以一个完全的小女人心态爱着并且依恋着夏天,那么一心一意的爱着他,为他付出着一切,所以从来不会想到有一天会和夏天离婚的。

但日子总是要过的,虽然做好饭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想呼:“夏天来吃饭了。”看电视的时候,想把手里刚刚削好的苹果往坐在身边的夏天手里送,但却发现,原来房子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了,睡觉的时候会想翻个身往夏天的怀里钻,可当清醒的时候,才知道枕边人早不在身边了。就这样醒着,然后再昏沉的睡去。然后落泪,然后抱着膝盖回忆着与夏天一起的点滴,脆弱着,却又说不出口,伤心着,却无能为力改变现状,心迷茫彷徨到了极点,却又无依无靠。

与夏天结婚三年,一直相亲相爱着,那个时候的笛儿还如孩子一样的天真着,因为夏天是家里的独子,当夏天的家人说希望他们早一天结婚的时候,笛儿想,既然爱了,就结婚吧,然后她就在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成了夏天的新娘。二十一岁的女孩子,笛儿并不会做家务,夏天的妈妈便手把手的教笛儿,夏天的妈妈也是非常喜欢笛儿的,因为笛儿好温柔。夏天的妈妈对笛儿说:“要想留住男人的心,首先要先留住男人的口。”所以笛儿便认真的跟夏天的妈妈学做家务,等一年后二个人买了房子搬出来独住的时候,笛儿已经会做一手的好菜了。笛儿变着花样的为夏天做好吃的,每当夏天夸奖她说:“宝贝,你做的饭菜真好吃。”的时候,她都会如孩子一样开心的笑起来。

离婚真的不怪夏天的,原因在笛儿,结婚三年了,笛儿一直没有动静,夏天带着笛儿来到医院,并且对笛儿说,妇产科的医生是自己的同学,她会认真给笛儿检查的。结果是笛儿卵细胞不成熟,很难怀孕。夏天是独子,所以笛儿提出了离婚,就这样和夏天分手了。笛儿还清楚的记得和夏天分手时的最后一夜,夏天那么强烈的想要她,笛儿是想拒绝的,但当夏天轻轻的抱住她的时候,她知道对于夏天,她永远不会说出拒绝二个字,那夜夏天对她极尽爱抚之情,笛儿落了夏天一胸口的眼泪。

2

笛儿认识萧的时候,是她和夏天离婚的第一百零八天。

日子总是要过的,虽然充满痛苦的忧伤。工作还是要做的,因为丢了工作便等于丢了经济来源。笛儿在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做出纳,所以工作待遇还算比较好的,属于真正的白领阶层。白天的日子还算好过,可是当夜晚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漫漫长夜的时候,笛儿总是会疯狂的思念夏天,但笛儿知道,夏天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孤单的笛儿喜欢上了联众游戏,她会每天玩到困的眼睛睁不开的时候再去睡觉,这样她便不会拼命的思念夏天了。

就这样,在和夏天离婚的第一百零八天的时候,笛儿从联众世界认识了萧。纯粹的,巧合的偶然。

那是笛儿的一个同事,要笛儿去军棋游戏室看她去玩军棋,笛儿本不想去的,但想到平时和同事相处的不错,于是便下载了游戏,从好友在线里看了一下同事的游戏室,便直奔同事的游戏室去了。笛儿点了旁观游戏,来到了同事的身后。同事点了笛儿的名字点了聊天用语里的聊天命令来和笛儿打招呼,接着同事便又点着与她对家的名字叫萧的一个男子笑了起来:“哥们,你看我同事和你有缘份没有,你们是几呼长的一模一样的二个乐器哦,这下我可以横吹笛子竖吹萧了,只是一个奏出来的是轻松欢快而又清脆的音符,一个奏出来的却是呜咽而又落寞的音调罢了。”笛儿嘴角禁不住扬起了一抹浅笑,感觉同事说的真的非常对的:“笛子和萧真的是长的差不多的二个乐器名子。”但笛儿却很快又从心里轻叹了一声:“这只笛子,真的已经失去了快乐的音符了,幸福,只是在一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了。”萧用聊天命令里的语言:“萧轻轻的对笛儿笑了一下。”算是和笛儿打了招呼了,笛儿也用同样的聊天命令向萧打了一声招呼,算是彼此认识了。

萧话并不多,给笛儿的感觉是一个沉静的男孩子。整个游戏中,几乎全是同事在和萧说话,他们说的全是游戏中的军棋的专用语言:“四十,三十九什么的。”让笛儿听的的一头雾水。游戏结束后,同事便拉了笛儿和萧去UC里面的同城相约去聊天唱歌,笛儿没有视频,也没有麦,笛儿是真的不想去的,但笛儿的同事却对笛儿说:“萧是他们这个城市音乐学院的就读大学生,不但真的能吹箫,并且唱的歌非常好听,如果笛儿不来,便是笛儿的损失。”笛儿是个闲人,一个人玩也是玩,和朋友玩也是玩,所以她便又听了同事的话,下载了UC,在同事的带领下,来到了同城相约的房间里面。

3

这真的又是一个网络中诱人的虚拟世界,各个房间有各个房间的特点,有跳街舞的房间,有原创文学朗诵房间等等,各有特色,各有所长。每一个进入到这里的朋友大概除了笛儿之外都是有麦和视频的吧,他们不会矫柔造作,不会谦虚虚让,只要麦传到他们的手中,他们便会落落大方的登上舞台,把自己最美丽最拿手的歌舞展现在大家的面前,让观者达到最理想的视觉和听觉享受。

麦传到了萧的手中,笛儿看到萧的第一眼,心里禁不住便是一振,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大男孩的眼神呢,那忧郁的眼神一下刺疼了笛儿的心,长长的箫拿在他的手中,吹奏起来的箫声圆润轻柔,幽静典雅,却又给人一种呜咽、悠远而又绵长的感觉。有泪想从笛儿的眼里溢出,萧留着典型的艺术发型,(笛儿喜欢把留长发的男孩子叫艺术男孩,喜欢把留长发的男孩子的头发叫艺术发型)眼神专注,却又不知道望向任方。不知道萧是什么时候停止演奏的,当有的朋友送上鲜花和掌声的时候,笛儿却是满眼的泪水。萧把麦传到了笛儿的手中,笛儿急忙从聊天大厅说:“我没有麦,也没有视频,只能看你们表演。”萧便第一次主动对笛儿说:“我想姐一定唱歌非常好听吧,明天去买来麦和视频,我们一起玩吧。”笛儿的心一下温暖了起来,感觉和萧的心一下好近了起来,真的想爱护他,想抚平他眼底的那份忧伤,如姐姐爱护弟弟一样。笛儿都没有考虑,便答应萧明天便会买来麦和视频到这里来玩。

笛儿退出了UC准备再退出联众游戏大厅去睡觉,可突然联众游戏大厅里的一声哨子响,吓了笛儿一跳,笛儿一看聊天大厅,原来是萧在找自己,接着笛儿就看到萧在用悄悄话的形式向自己要QQ号码,笛儿便也用悄悄话的方式把自己的QQ号给了萧,于是此时的萧便一下又变成了大哥哥一样的对笛儿说:“明天还要上班吧,快去睡觉吧。”笛儿便突然又好感动了起来,自从和夏天分手后,已经好久,好象有一个世纪没有男子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了,于是笛儿在刚刚加的好友里对萧说:“想认你做弟弟,可以吗?”萧便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对笛儿说:“可以,姐去睡吧。”笛儿便听话的和萧道了一声晚安。

那夜笛儿是和夏天离婚后,第一次睡的好沉,没有半夜失眠,没有从心里数夏天的名字。耳畔里一直萦绕的是那长箫悠远而又绵长的音符。

4

第二天,一下班,笛儿便拉了同事去电脑城买麦和视频,同事其实和笛儿一样大的年龄,却正和男友在热恋之中,只陪笛儿的这一会儿的工夫,她便接到了男友二个电话,而笛儿却心好象苍伤到千疮百孔,三年,时间真的不算太长,却已经让一个女孩变成了少妇,幸福单纯与快乐就这样随着心境的不同而变的忧伤了起来。同事因为男友的相约,只陪笛儿买了麦便走了,笛儿跑到快餐店买了便当回家来吃,然后便打开了电脑,或许只有网络才会让笛儿忘记现实,忘记现实中心的疼痛吧。

刚刚登陆进联众世界,萧便从好友在线里向笛儿打招呼:“姐,来看我玩军棋呀。”笛儿便答应了一声,来到了萧的身后,笛儿一点不会,也不懂这个游戏,所以她只是让自己的ID进去了萧的游戏桌,而笛儿却开始把电脑主机拿出来安装视频,但笛儿又怕萧和自己说话,所以便还要时不时的点开萧的游戏桌面看萧和她说话了没有,但萧除了笛儿刚刚进去时用聊天命令里的语言向笛儿打了一声招呼外,并没有再说一句话,安装好视频的笛儿,便呆呆的看萧玩游戏,思绪便不知不觉的又想起了夏天,她在想夏天吃好了没有,穿好了没有,夏天会突然想到她吗,会突然给他打个电话吗?

突然的一声哨音,让笛儿回过了神,原来萧早游戏结束退出了,游戏桌上只剩下了笛儿一个人在那里傻傻的呆着呢,笛儿急忙退出了旁观游戏,萧便从好友在线里问笛儿:“姐,买来视频和麦了没有?”笛儿便说:“买来了。”萧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彼此打开了视频聊天和语音,二个人都突然沉默了,笛儿习惯性的拿出那个精致的打火机,然后点烧了一根细细长长的薄荷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对着电脑屏幕吹了一口气。笛儿是和夏天分手后学会抽烟的,每当望着自己吐出的袅袅细烟的时候,笛儿便会想到和夏天的缠绵爱恋。

萧说:“姐,我给你唱一只歌吧。”笛儿便点了点头。

怎么隐藏我的悲伤

失去你的地方

你的发香散得匆忙

我已经跟不上

闭上眼睛还能看见

你离去的痕迹

在月光下一直找寻

那想念的身影

如果说分手是苦痛的起点

那在终点之前我愿意再爱一遍

想要对你说的不敢说的爱

会不会有人可以明白我会发着呆然后忘记你

接着紧紧闭上眼

想着那一天会有人代替

让我不再想念你

我会发着呆然后微微笑

接着紧紧闭上眼

又想那一年你温柔的脸

在我忘记之前

心里的眼泪模糊了视线

你会看不见

笛儿知道萧唱的是周杰伦的《轨迹》,听着听着,笛儿便有眼泪想流出来了,但她不想在一个比自己年龄小的男孩子面前流泪。萧唱完歌两个人便又沉默了起来,然后萧便对笛儿说:“姐,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的。”于是笛儿便对萧说:“弟弟,我们见面吧。”萧便点了点头。

5

许久没有心情认真做饭了,笛儿起了一个大早,然后跑到超市买来了许多新鲜的蔬菜,她想为整天在学校食堂吃饭的萧改善一下生活。在她心里,她感觉和萧好象认识了许久,心并不远,人也并不陌生,好象萧真的是和她有亲情之缘的。笛儿想,大概人就是这样吧,认识许久了或许你不会把他放心上,可有的人刚刚认真却能感觉到心灵的相通,好象真的是自己的亲人一样的亲切的。

笛儿把一切应该准备的全准备好了,只等萧来了之后,一炒便可以出锅吃饭了,笛儿在等萧的电话,她怕萧自己找不到家门,虽然在QQ上对他说的非常清楚了,大概在十一点的时候,笛儿家的门铃响了,笛儿急忙起身去开门,她知道萧来了。萧就这样站在了笛儿的面前,萧看上去大概有一米七五的个头,漫长的瓜子脸,白白净净的,因为现在正是初夏季节,萧着一身有点发白的淡蓝色的牛仔服,里面的衬衣随意的翻到了脖子外面,脚上穿的是一双李宁牌的运动鞋。笛儿感觉萧是如此的阳光而又帅气,内在的那份艺人的气质,让笛儿从心里有点嫉妒起来了萧,自己的心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苍老起来的呢?萧站在笛儿的门口向笛儿微笑:“姐,我是萧。”笛儿便一下又开心了起来,一边把萧往屋子里让,一边对萧说:“你先看会电视,姐这就把饭做好,让你看看姐的手艺怎么样。”

没有丝毫的陌生人的感觉,好象彼此之间在前世就已经认识,好象彼此之间早就有了这份丝丝缕缕的姐弟情缘。笛儿从心里把萧当成了自己的弟弟来对待的。

很快笛儿便把饭菜摆了满满一桌,萧一边开心的大吃,一边夸奖笛儿的厨艺是一流棒,笛儿也幸福的笑了起来,突然就想到了夏天,有眼泪想从眼眶里溢出,笛儿还是忍住了,笛儿把一块糖醋排骨放到了萧的盘子里,萧吃掉了,笛儿又把一块红烧鱼放到了萧的盘子里,萧又吃掉了,笛儿心里开心到了极点。吃过饭萧非要笛儿休息,他来收拾碗筷,笛儿不答应,萧便对笛儿说:“姐,还是我来吧,姐做了一上午的饭了,一定累坏了,能吃到姐亲手做的饭菜,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笛儿便让萧去洗碗了,自己跑到书房等萧。

笛儿自己住的是三室二厅的房子,房间面积大概在九十平米左右,笛儿是把阳台上那间卧室装饰成了书房的,里面放着笛儿平时喜欢看的许多书和她的电脑,笛儿一边坐在地板上看书,一边点烧了一只烟。做完家务的萧走了过来,他静静的坐在了笛儿的对面,拿出了自己的乐器,开始为笛儿吹箫,这是他们约好的,笛儿亲手为萧做饭吃,萧为笛儿吹自己的乐器。笛儿听出萧吹的是《离歌》,笛儿便放下手里的书,静静的听了起来,烟雾一直缠绕在笛儿的指间,然后慢慢散开,笛儿的思绪如这轻轻而又透明的烟雾一样,一下迷茫而又悠远了起来。

停下来的萧对笛儿说:“姐,你抽烟的样子很美,你人也很美。”笛儿便站起来用手抚了抚萧的头发说:“可是姐的心已经老了,美这个词只能用在漂亮而又快乐的女孩子身上,姐已经和这个词相距的太远、太远了。”

哪家医院治癫痫病能根除
黑龙江癫痫病治疗技术
癫痫病对大脑损伤大吗

友情链接:

肚里泪下网 | 护理个案查房 | 温州中瑞公园大地 | 雀巢婴儿米粉 | 孩子斜视怎么办 | 基金经理助理 | 广州番禺钟村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