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农业大学图片 >> 正文

【荷塘】 茶魂(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梁慧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奶奶走进了枚江敬老院,她站在院子环视了一圈,整个院子干净整洁、绿树成荫,如公园般精致幽静。

推着奶奶的轮椅缓缓地走进了办公楼的大厅,奶奶紧张地拽着梁慧的衣袖。梁慧蹲下身子温柔地说:“奶奶,别怕。这里条件很好的,和家里一样很方便的,还有很多伴呢。”

奶奶放松了些,梁慧推着奶奶走进了办公室。经过一番交谈,梁慧了解到,像奶奶这种情况,可住双人间,包吃包住包服务,2000块钱一个月。梁慧到宿舍和厨房走了一圈,觉得还满意,费用也能承受。梁慧接着就把合同认真看了一遍,抬起头说:“我奶奶喜欢吃蔬菜,她牙口不好,蔬菜麻烦你们切碎一些、煮烂一些。我奶奶还有饭后喝些茶的习惯,请你们……”

没等梁慧把话说完,接待人员不耐烦地说:“既然这么讲究,你们来敬老院干嘛?要讲究,在家里讲究。”

梁慧二话没说,推着奶奶就走出了敬老院。

梁慧不到一岁,父亲梁卫国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战亡,母亲不久也跟着病逝了。虽然梁慧还有两个大伯,但奶奶怕梁慧受委屈,便带着梁慧和太奶奶三个人过。靠政府津贴和奶奶卖茶叶的钱,奶奶一直把梁慧供到大学毕业。在大学里,她和高中同学也是大学同学的陈伟热恋了几年。毕业后,陈伟去了上海,找了一份非常不错的工作。陈伟邀梁慧一起去上海找工作,梁慧放心不下奶奶,就回遂川当银行职员了。陈伟和梁慧虽然隔得很远,但仍然持续着这份恋情。最近这段时间,陈伟的父母催得紧,要他早点结婚。陈伟要梁慧到上海找工作,梁慧为难地问:“那奶奶怎么办?”

陈伟说:“奶奶干嘛非得你一个人照顾,你不是还有伯父伯母吗?先请伯父伯母照顾一两年,等我们买了房稳定下来,我们再把奶奶接到上海来。”

梁慧觉得陈伟说的有道理,就来到大伯家,还没等她开口,伯母就说:“阿慧呀,你奶奶最疼你了。当年,你一口痰堵在喉咙里出不来,你奶奶就口对口地替你把痰吸出来。奶奶和你生活惯了,你就多尽尽孝心,也算奶奶没有白疼你。”

梁慧从大伯家出来,来到二伯家,同样还没等她开口,二伯母数落了一大通,二伯腰椎间盘突出不能劳动,两个孩子读大学开销大,他累死累活,这个家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带着一种失落感,梁慧回到单位宿舍思来想去,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奶奶一起去上海,但不知怎么跟陈伟交代,毕竟这是一件需要对方理解的事情,电话里也不好开口,就发个短信吧。

这条短信,梁慧写得很长,删改了很多次,直到她认为能非常委婉又充分表达自己的意思,方才发了过去。

然后她开始静静地等待,足足等了两天,也不见答复。这种等待让她焦心,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第三天,梁慧在QQ上和他闲聊了几句,两人都没有提短信里的事情。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依然在QQ上聊各种各样的话题,对那天的短信,陈伟却只字不提,梁慧也不好意思再提。

陈伟的沉默给梁慧出了难题,是他没看到短信,还是沉默就代表一种回答?

梁慧想,这毕竟是一件大事,还是要亲自去趟上海,和陈伟当面商量为好。

也许是因为急着想把事情处理好。一到上海,梁慧直奔陈伟的公司康博食品有限公司。陈伟的办公室在7楼,来到7楼,透过玻璃窗,她远远望见陈伟坐在办公桌旁办公。站在走廊上,梁慧有些犹豫了,没有了底气。她决定先不去找他,而是拿出手机把之前的短信又发了一遍。

短信发出后,梁慧就默默地站在走廊上,注视着陈伟的一举一动。她看见陈伟在听见手机震动后,把眼神瞄向了手机,并拿起了手机。手机在陈伟手上握了一会儿,然后,他把手机扔回到桌面上了,重又埋头办他的公。

梁慧知道,没有当面商量的余地了,她在走廊里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在距离陈伟仅仅10来米远的地方悄悄离开了。

在上海街头漫无目的地瞎逛了几个小时,有一种异乡异地、丧家犬般的孤独落寞感,她决定马上回去。

【二】

奶奶很不喜欢在县城生活。梁慧就想,为了奶奶,男朋友可以丢;为了奶奶,也可以丢掉工作。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梁慧决定带奶奶回老家种茶叶。

梁慧的老家在遂川县汤湖镇,因境内多处温泉和盛产“狗牯脑”茶而闻名,素有“世界名茶原产地,江南温泉第一镇”之称。清朝嘉庆年间(公元1796-1820年),她的祖上梁为镒是一名木材商人,一次水运一批木材到金陵(今南京)去卖,因长江涨水木排冲散,他被一位杨姓采茶女所救。杨女的父亲见这位“木客”忠厚本分,不但收留他在店里做事,还将女儿许配给了他。后来,梁为镒思乡心切,他便带着新媳妇、优质茶种和制茶技术回到了汤湖。

梁家屋后有座海拔900余米的青山,形状酷似公狗的狗头,当地人叫它“狗牯脑”山。狗牯脑山坐北朝南,山南为五指峰,山北为老虎岩,东面5公里处是著名的汤湖温泉。山上林木苍翠,终日云雾缭绕;山下,溪温泉长流不息,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又没有任何污染,是得天独厚的名茶产地。

梁家是茶叶世家,梁慧打小就耳濡目染,掌握了不少的种茶、制茶知识。她从伯父们那里分得了一块祖上的茶山,并且把屋后的一大块荒山开辟为茶山。

祖上的那块茶山,她想用传统的方法经营。新开的茶山,她打算实验生态种植。要生态种植,就必须杜绝使用除草剂、农药、化肥等化学用品。人工除草和驱虫太耗时耗力,梁慧通过反复查找资料和思考,她决定,在茶园里放入适量的土鸡。土鸡可以为茶园松土、驱虫,土鸡的粪便还可以为茶园提供肥料。

毕竟以前几乎没有参加过体力劳动,梁慧的手上磨出了血泡,血泡磨破后,锄头的手柄被她握得血迹斑斑。虽然劳作让梁慧很累,但回到老家后,奶奶的精神和身体都好多了,她觉得,这比什么都更值得。晚饭过后,她泡了两杯茶,端出奶奶坐的太师椅和一张小凳子,和奶奶坐在屋坪前乘凉。她坐在奶奶膝边说:“奶奶,您说茶叶的茶怎么写?”

奶奶摸着梁慧的头发说:“傻丫头,考起奶奶来了,不是上面一个草字头,中间一个人字,下面一个木字吗?”

“奶奶,您说对了。您看,草字头,与‘廿’相似,中间的‘人’字与‘八’相似,下面的‘木’可分解为‘八十’。‘廿’加‘八’再加‘八十’等于一百零八。奶奶,您种了一辈子茶,喝了一辈子茶,您一定能超过一百零八岁!”

“那奶奶就成老妖婆了啰。”

“不是老妖婆,是老祖宗,是神仙!”

【三】

夜深了,奶奶睡下后,梁慧还没睡意,她一个人来到屋坪前继续乘凉。新月如钩天如水,远处,群山黑黝黝的;近处,香樟、柏树、竹林依稀可见,如银的月光倾泻在枝头上,闪动在叶片间……

梁慧是个要强的姑娘,虽然她总是跟自己说:没啥大不了的,这个世界没有谁离不开谁。但每每停下来,还是忍不住思念、牵挂起陈伟来,思绪不由得飘回那美好的时光里……

记得在遂川上中学时,后门有个小市场,虽然破破烂烂的,却依靠着学校的三千多学生,生意好得不得了。梁慧为了减轻奶奶的负担,上高一时开始就开始勤工俭学,利用课余休息时间在学校后门的市场摆了个小摊,热天卖西瓜,冬天卖面包、蛋糕和饮料。

一天,一位阿姨要把家里的旧冰箱当垃圾卖了,梁慧把它买下。每天早上五点钟,她跑到水果市场去批发进货,请三轮拐的把西瓜装到学校后面的小市场,赶着中午和傍晚学生放学的时候出来卖。她的生意非常好,每天能卖两三百斤西瓜。有一次,一个男人来买瓜,对她动手动脚的,陈伟正好放学路过,他二话没说,抡起拳头就向男人打去,打完后,握起半只西瓜扣在男人的头上,那个男人落荒而逃。

打那以后,每天清晨,陈伟要么在水果批发市场,要么在面包房、要么在学校后面的小市场里等着梁慧。陈伟爱打篮球,课外活动时间,陈伟打完篮球之后,总会到梁慧的小摊上买几块西瓜,或买一两块面包,吃完后就帮着梁慧收摊。每天,梁慧都会挑出两块最好的西瓜放在冰箱里留给陈伟。有时,西瓜卖完了,陈伟还没来,她就在小摊边等着。

陈伟家在左安,周末回家要路过汤湖,梁慧和陈伟一般同搭一辆班车回家。每次回家,梁慧都要买一些老人喜欢吃的东西,给太奶奶和奶奶吃。她总是不忘多买一份,让陈伟带回去,给他奶奶吃。

临近高考的五六月份,大家都沉浸在离情别绪中,下了晚三陈伟还没睡意,他邀梁慧到校园里走走。遂川中学是百年名校,校园里郁郁青青,百年古树随处可见。湖光塔影,杨柳依依,曲径通幽,飞阁流丹;教学区端宁恢弘,图书馆巍峨秀逸,林荫大道清凉静谧。

走着走着,他们来到校运动场,运动场的围墙边立着一排油桐树,正热热闹闹地开着粉白色的花,落花铺满了地面。他们在一棵树下停下,伴着幽幽的清香和细软的晚风,油桐花儿轻舞飘落,一朵正好停在了梁慧的头发上。这素洁的油桐花,映衬着梁慧青春的笑脸,简单、干净、纯净、美丽。

陈伟看得有些出神,梁慧轻声叫了一声“陈伟”。陈伟回过神来,他抬手把梁慧头上的油桐花拈在手里。他灵机一动,把花儿放在梁慧的唇上,隔着花儿,轻轻地吻了梁慧,蜻蜓点水般。

之后,他们竟然同时被南京工业大学录取,成了同班同学。为了减轻奶奶的负担,周六和周日的上午,梁慧在学校附近做家教,陈伟干脆也在学校附近做家教。南京的自然和人文景观很多,周末的下午,他们就骑着自行车满南京城地跑。

有一次,南京工业大学和青岛理工大学进行篮球友谊赛,陈伟和队友匆匆地出发了,出发的当晚,寒潮来临,气温骤降,天降大雪,冰雪封城。梁慧打陈伟的电话,一个晚上都没打通,第二天,她找来队友的电话,也没打通。梁慧担心,陈伟和队友会不会有事,许多不详的念头在梁慧的脑袋里一掠而过。她不敢深想,怕一念成谶。

梁慧坐不住了,她拣了满满一大包的陈伟的冬衣,买了一张大巴车票出发了。当时飞机和火车都停运了,她只能选择大巴。

那场大雪扎实、漫长,大巴车行进了一天后,夜晚被困在了高速路上,被困住的车辆前前后后长达几里路远。事实上,她离青岛只有十来公里,可是,大巴车寸步难行。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下车步行。

开始还好,一路上有车有人。课过了五六里路之后,整条路上黑漆漆的,不见一个人影和一辆车。这条路,与其说是一条雪路,不如说是一条冰路。雪花被车子碾过后雪变成水,雪水马上又结成了冰,冰再盖雪,雪又结冰。梁慧背着一大包的衣服,不知在那天冰路上摔了多少跤。

雪天的早晨,亮得特别早,四五点钟天已放亮,梁慧终于下了高速路,打的来到了青岛理工大学,校园还在沉睡当中。坐在校园路边的石凳上,梁慧慢慢才舒缓过来,感觉到了麻木,感觉到了疼痛,感觉到了湿透的后背的冰冷。

校园终于有了行人,梁慧打听到学工处,找到陈伟住的宿舍。她站在门口,倒有些犹豫了。她抬着犹豫的手正准备敲门,门突然打开了,门内站着陈伟。她清清楚楚地看见惊喜闪电般地照过陈伟的脸:“梁慧,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信号中断,我正准备出门,想办法给你打个电话。你怎么来的?……”

他一迭声地追问着,她只是深深地看着他,轻轻地微笑,笑着笑着,就突然哭了。

回想着这一切,不知不觉,梁慧已经泪流满面……

【四】

梁慧回老家已经快一年了。四月将近,采茶的旺季到来,茶农进入了最繁忙的丰收时节。

标准的狗牯脑茶,鲜叶的标准为一芽一叶初展。不采露水叶,雨天不采叶。梁慧新开的生态茶园,还不能采摘,老茶园有五六亩。为了不耽误茶叶采摘的最好时节,梁慧就请了三名临时工采摘茶叶,三人都是本村人,是经验非常丰富的茶农。

奶奶特别交代梁慧,采摘茶叶时,切忌用指甲掐茶芽,要用大拇指和食指的指腹轻轻地把茶芽弹拨下来。

梁慧和三位阿姨一人腰间系着一个竹篓出发了。远远望去,整座狗牯脑山飘着薄纱般的雾气,仙境一般。慢慢地袅袅的雾气已经散尽,满山条状的葱绿勾画着青山的秀美。山青青,茶翠翠。走进茶园,就像走进了一幅天然的淡墨山水画。

油绿晶亮的茶芽小精灵般偷偷探出了头,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春日的暖阳将这些精灵挑逗得乐呵呵的。

三位阿姨手势娴熟灵巧,双手一左一右,一仰一起,一上一下,手指在枝桠间起落,犹如两只争相啄食的母鸡。她们采的仿佛不是茶叶,而是收集春天的浪漫。

江南采茶有唱山歌的习俗。采着采着,三位阿姨不由自主地唱起了客家山歌,一首接一首:

天顶哪哩落雨仔呀弹呀雷啰公伊呀

溪仔底哪哩无水仔呀鱼啰这个乱呀撞啰啊

爱着哪哩阿娘仔呀不呀敢啰讲伊呀

找仔无哪哩媒人仔呀斗啰这哩牵呀空啰啊

大只哪哩水牛仔呀细呀条啰索伊呀

治疗癫痫需要注意哪些
咸阳小儿癫痫病医院
上海羊癫疯医院

友情链接:

肚里泪下网 | 护理个案查房 | 温州中瑞公园大地 | 雀巢婴儿米粉 | 孩子斜视怎么办 | 基金经理助理 | 广州番禺钟村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