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边锋银子怎么卖 >> 正文

【江南】初夏的秘密(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教学楼在一片绿树丛中寂寂而立。下午下课的铃声“叮铃铃”地响起,刺破五月的宁静。“砰砰”地一间间教室门打开了,一个个学生冲出教室,霎时,仿佛一个满胀的气球被刺破,“呲呲”地开始往外漏气,不一会就把校园搅得沸腾起来。

王晓飞是第一个冲出教室的。还有10分钟下课的时候,他就趁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把后门轻悄悄地打开了虚掩着,然后偷偷地把椅子后移让腿能伸到过道上,上身倾斜着做出起跑的动作。老师一说下课他便如子弹一般从后门冲了出去。

王晓飞个子高高的,长得很健壮。他一路快跑,扎在蓝布裤子里的白衬衣呼呼地兜着风。几乎是憋着一口气,王晓飞跑到了他的目的地:操场边的乒乓球台。

学校条件比较简陋,只有三个水泥砌的乒乓球台,中间摆了一排断砖头当球网。即便这般简陋,也是课外活动时间最抢手的热门货。由于王晓飞跑得快,座位又靠后门,所以他成了班上的抢台先锋,他的任务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去占领一个乒乓球台。

王晓飞跑到球台边,展开双臂按在球台边沿上,神情紧张地看着其他飞奔来的人,他的小平头上头发一根根硬硬地竖立着,仿佛一只在进行领地示威的老虎。相差不到几秒,旁边剩下的两个球台就被旋风般跑来的其他人占领了。之后来晚的也只能悻悻地走开了。

王晓飞看到田晨到了,才大大地松了口气。田晨是他的同桌,外号“小橙子”。田晨负责把球拍和球带下来,好让王晓飞轻装冲刺。两个人把球台中间的砖整理成直线,把台面上的小石子清理了一下,就各自站到球台两头,开打起来。

班里其他的球迷也都陆续到了。到了的人都会主动根据自己到的先后次序,大声声明一句“我排在xx后面!”,就算是排队了。很快,球台边站了十来个人,看着王晓飞和田晨球来球往的,都技痒难耐,一个劲地催促着:“开始了!可以开始了!你们热身够了!”因为打球的人多,所以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采用擂台赛,一局11个球,输的下,赢的继续,水平高就可以多打几局。

王晓飞把田晨打过来的球一手接住,对田晨说了声“那就开始吧”。两人便开始正式比赛。王晓飞的水平比田晨要高许多,三下五除二就把田晨打败了。王晓飞对田晨挥着球拍,开玩笑地说:“小橙子,赶紧滚去排队吧。”也难怪王晓飞这么得意,他打乒乓的水平,在班上可是数一数二的,经常连着做擂主。

然后,王晓飞又打败了几个同学。接下来上场的是何蓉蓉。王晓飞根本没把何蓉蓉放在眼里,一个是何蓉蓉的乒乓水平在班里只是中等,还有他觉得“好男不跟女斗”,就算自己赢了也没什么意思。

(二)

比赛开始了,何蓉蓉先发球。看到球过来,王晓飞迅速挥拍去挡。可是球没有被挡回去,而是斜斜地向右上高高飞了出去。大家都觉得有点意外,连王晓飞也楞了一下。王晓飞马上提高警惕,全神贯注地盯着何蓉蓉发球的动作,准备接第二个球。可是,他接了球后,第二个球却高高地向左飞了出去。

球台边的田晨大叫起来:“咦,小飞飞今天遇到克星了!”然后又对着何蓉蓉笑嘻嘻地说:“何蓉蓉,你一定打败小飞飞!替我们报仇!”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何蓉蓉,备受关注的何蓉蓉连连谦虚道:“什么呀!田晨你别瞎说。我哪有那水平啊。”

王晓飞奇怪地问何蓉蓉:“你的球怎么这么怪啊?一接就飞了?”

何蓉蓉说:“这是旋球。星期天,我爸爸的一个同事教我的。他乒乓水平很高的。我才只学会了左旋右旋呢。”何蓉蓉的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接下来,由于何蓉蓉的发球王晓飞都没接住,使王晓飞乱了阵脚,接球发球频频出现失误,最后败下阵来。

王晓飞觉得太丢脸了。他有些不甘心,便说:“再打一局,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下一个轮到上场的刘亮马上反对:“凭什么啊?这么输不起啊?”说着刘亮站到了王晓飞的旁边,准备比赛。王晓飞仍然站着不动,低声下气求着刘亮:“让我再打一局,好吧?”有同学喊了一句:“按顺序来,输了就下啊。”王晓飞恼怒地吼了一句:“你小子闭嘴!这个台子还是我占到的呢。”大家想到王晓飞是“有功之臣”,又了解王晓飞是个很倔的人,也都不吭声了。王晓飞又转身去求刘亮:“好哥们,让我一次吧?好吧?”刘亮起初不肯,可是王晓飞站在他身边不走,比他高一个头,又壮壮实实的,他也没法推开。王晓飞一边说着好话,一边推刘亮。僵持了一会,刘亮便只好让步走开,无奈地说:“算了,算了,让你再打一局。”王晓飞对刘亮说了句“谢谢哥们”,立马严阵以待地站好接球的姿势,对着对面的何蓉蓉说:“来,你发球。”

何蓉蓉刚才看着王晓飞的赖皮,心里有些讨厌他。发球的角度力度都更加刁钻。王晓飞又太急于取胜,最后还是输了。

王晓飞有些郁闷地走下球台。田晨嬉笑着说:“小飞飞,这下栽跟头啰。”王晓飞对田晨没好气地说了声“滚”,然后就专注地看比赛了。他看着何蓉蓉的发球动作,希望找到克制旋球的方法。

何蓉蓉凭借旋球的技术,一直连胜着。因为大家都是通过看电视上的比赛学打乒乓,只能模仿动作外形,几乎没有技术可言,靠的就是眼明手快。何蓉蓉这稍微有点技术含量的旋球出来,自然是所向披靡。

排在王晓飞前面的同学上场了。王晓飞一想到自己马上可以上场一显身手,有些兴奋起来,拿着球拍在旁边比划着动作。这时,何蓉蓉的好友王瑜走了过来。王瑜对何蓉蓉说:“蓉儿,别打了,吃饭去吧。”电视台播过《射雕英雄传》后,大家都很喜欢黄蓉这个角色。而何蓉蓉是班长,人漂亮学习又好,再加上名字里有“蓉”字,女同学们便也开始叫她“蓉儿”了。

何蓉蓉听到王瑜的话,应了声“好”,便放下球拍准备离开。王晓飞一看,暗暗着急,说:“何蓉蓉,再打会儿啊。”

何蓉蓉说:“不打了。吃饭去了。”

王晓飞有点急了,说:“再打一局啊,我肯定能破解你的旋球!”

何蓉蓉一边走向旁边的栏杆处取书包,一边笑着对王晓飞回应道:“那我更不能给你机会了!”她挎上书包,补充了一句说:“王瑜在等我吃饭了,下次吧。”然后转身和王瑜一起走了。

王晓飞只有无可奈何地看着何蓉蓉背影远去,心中有些小小的失落。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他学着何蓉蓉发球的动作,想发出会转的球,可是试了好几次都不成功。虽然他的水平能打赢其他同学,王晓飞还是一点也提不起劲头来。如果他连旋球都接不住,那打败其他人又有什么意义。

(三)

王晓飞和田晨在食堂吃好饭,王晓飞对田晨说自己不回宿舍了,要直接去教室。平时吃过晚饭,他们总是要回宿舍休息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然后再去教室上晚自习。田晨奇怪地问他这么早去教室干什么,王晓飞应付着答了一句,说好像自己的数学作业本不见了,要去找找。

王晓飞来到教室,教室里只有两三个同学在。王晓飞坐到自己座位上,却没有找本子。他拿了本书摊在桌上,眼睛却一直往门口和窗外的走廊瞄着。可是,时间一点点过去,何蓉蓉还没出现。“那帮女生不是都很好学的嘛,平时晚自习时间没到,都会早早到教室的啊。今天怎么回事?”王晓飞心里嘀咕着。

终于在向门口窗口翘望了八百次后,王晓飞听到了何蓉蓉和王瑜的说话声。他马上坐直了身体,假装看书。

何蓉蓉和王瑜说笑着走进教室。今天打球出了汗,何蓉蓉晚饭后回宿舍洗了澡。她换了白色的确良衬衣,黑色的长裤。头发还没干透,便只是梳直了披着。王晓飞突然意识到自己打过球后没有回宿舍冲一下澡,心里有点慌乱了。会不会有汗味啊?他悄悄地闻了一下自己身上,感觉汗味不是很明显。

何蓉蓉正整理着桌上的书本,王晓飞走过去,反坐在何蓉蓉前排的凳子上,叫了声“何蓉蓉。”

何蓉蓉停住手,看着王晓飞,问:“干嘛?”

王晓飞讨好地笑着说:“你教我打旋球呗?好不好?”

何蓉蓉还没答话,坐在后两排的王瑜看到他们聊天,凑了过来,这时赶紧插了一句:“蓉儿,不要答应他!”然后刁难王晓飞道:“要让蓉儿教你,你要先拜师对不对?”

王晓飞有些尴尬,心里恨着王瑜多事,可是看到何蓉蓉只是笑而不语的表情,不得不笑着问王瑜:“那你说怎么拜师?”

王瑜促狭地说:“当然是叩头跪拜了。哈哈。”

王晓飞心中骂了一句,何蓉蓉拍了王瑜胳膊一下,笑着制止道:“你别瞎说。”

王瑜却继续地对王晓飞说:“就算不跪拜,也应该有表示啊,对不对?总要有些江湖规矩,对不对?”

这时,田晨和几个男同学走进教室,听到这边热闹,都凑了过来。王瑜就鼓动其他人说:“你们说说看,王晓飞想要蓉儿教他打旋球,是不是应该有个拜师礼啊?至少要叫一声‘师父’啊。”男同学们自然是不嫌事大的,都在一边起哄道:“当然要啦。当然要啦。”还有男同学拍着王晓飞的肩膀说:“小飞飞,要讲江湖道义啊。”

王晓飞在众人起哄中,已是有些面红耳赤了。这两年武侠电影电视剧的热播,对大家的影响还是很深的。所以,王晓飞内心里,觉得自己这确实算拜师,应该有所表示,所以他无法反驳王瑜。可是,让他一个大男生当着众人面叫一个女生“师父”,他怎么叫得出口。

看到王晓飞的窘迫,何蓉蓉笑着解围了:“好了,你们别闹了。”又转头对王晓飞说:“我教你好了。”王晓飞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又急性子地追问道:“明天上午下课后?好不好?”

何蓉蓉点着头说:“好的。”

王瑜看着王晓飞打趣道:“好了,蓉儿已经答应收你为徒了,该叫声‘师父’了吧?快叫快叫啊。”旁边同学也跟着起哄。田晨突然大叫一声:“咦,小飞飞,不喜欢叫师父,叫‘姑姑’也行啊。”大家都大笑起来。因为《神雕侠侣》里的杨过,师父是小龙女,但是他就叫小龙女“姑姑”。

何蓉蓉假装生气到:“田晨,你瞎说什么呢?我有那么老么?”然后大家笑了一阵,何蓉蓉拿出班长的姿态对大家说:“好了,好了,快回座位去吧。老师要来了。”王晓飞赶紧得到大赦一般地逃回自己座位。

晚自习铃声响起,大家都安静下来了。王晓飞好一阵觉得脸热热的,定不下心来。

(四)

第二天早操结束解散的时候,王晓飞和田晨正要走去食堂吃饭。何蓉蓉叫住了他。

何蓉蓉说:“我才想起来,今天是星期六,下午要回家啊。”

王晓飞奇怪地问,“那怎么啦?”

何蓉蓉说:“我中午要在寝室收拾回家的东西啊,就不能教你打球了。”

王晓飞听了有些失望,还是争取着:“收拾东西要不了多少时间吧?就教我一下,我很快就能学会的。”

何蓉蓉说:“不行啊。中午时间确实不够。等下星期吧。”

王晓飞也没办法,只好说了声“好吧”。

王晓飞读的这个重点中学是寄宿学校,周日下午从家里坐校车到学校,然后周一到周六在学校上课。周六中午吃过午饭后,上两节自习课,大家再坐校车回家。

王晓飞吃过午饭回到寝室,把这个星期换下来的衣服袜子塞在一个大布袋里,再四处看了看,觉得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了。到对面田晨寝室,等了一会,田晨也收拾好了。两人便一起往教室走,一边聊着天。

田晨发现今天王晓飞没有平时健谈,便问他:“你怎么了?”

王晓飞犹疑了一下,说:“何蓉蓉本来答应今天中午教我打球的。结果又说没空。你说,是不是何蓉蓉不想教我?”

“不会的。她已经答应教你了,肯定会作数的。她早上不是说了,中午要收拾东西。”

“收拾东西不用多少时间吧?”

“女孩子本来就是事多啊。”

王晓飞还是不相信,他说:“何蓉蓉其实就是在推托。她怕我学会后,会打败她。”

田晨笑着继续替何蓉蓉辩解道:“得了吧,何蓉蓉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何况她都答应你了。”

王晓飞心里还是别扭着。

(五)

周六下午放学后,校园的广播放起了流行歌曲,操场上空回荡着《粉红色的回忆》的歌声。同学们欢天喜地地往操场上奔。王晓飞一手拎着大布袋子,一手搭在书包带上,和田晨一起往操场走去。

学校的校车有8条路线,沿线基本覆盖了同学们住的片区。校车上没有老师。每条路线都安排一个高年级的同学做路长,维持校车的秩序。路长们拿一块引导牌站在前面,要坐这条路线的同学就按照先来后到的次序排在路长后面。操场上已经有很多人了。大家互相轻松地打招呼、聊着天、追逐打闹,每个人都笑逐颜开的。在学校关了一个星期,终于可以放松回家了,这就是翻身得解放的感觉啊。

田晨和王晓飞的路线不同,两人分开,各自往自己那趟校车位置走去。

王晓飞站在队伍里,和前面的同学谈着《绝代双骄》的剧情,梁朝伟演的小鱼儿太有意思了。因为住校,平时看不到热播电视剧,好在当地的地方电视台,在周末晚上会有经典影视剧的专场,连播好几集,看起来感觉还是很爽快的。

拉萨中医治癫痫
癫痫的临床特点是什么
西宁癫痫病病专家

友情链接:

肚里泪下网 | 护理个案查房 | 温州中瑞公园大地 | 雀巢婴儿米粉 | 孩子斜视怎么办 | 基金经理助理 | 广州番禺钟村地图